SEOK啊

He is only and all

越喜欢你便越偏执

【糖锡】谎言


闵玧其×郑号锡

脑洞速成

超短 甜



闵玧其一打开门,看见黑暗的客厅皱了眉,平时郑号锡都会在客厅看电视等他下班的。打开客厅的灯,换下鞋子,一边走向卧室一边喊郑号锡的名字。

“号锡啊,你在哪呢。”没有收到回答。

可当他刚走到卧室门口,就看见郑号锡一把扔了手中的镜子,灵活的钻进被窝里。

闵玧其有点奇怪,放好手中的公文包,挂起外套,就坐在床沿看着把被子裹成一团的郑号锡。

“郑号锡你干嘛呢?”还是没有回答,于是伸手扯被子,刚动就遭到被子里那人的强烈反抗。

“闵玧其,你他妈别扯!”怒气冲冲。

闵玧其一挑眉,这小子是想上天啊,我又没招惹你,你冲我?看来平时宠太多了现在得瑟起来了啊。

抬起手找到郑号锡屁股的位置就一巴掌打下去,可隔着被子也没什么痛觉。闵玧其耐着性子,又问一次自家爱人,“郑号锡你有什么事你得和我说,躲被子里干嘛呢,有什么问题说出来咱们好好解决,我又不会吃了你,乖啊,出来?”

被子动了动,郑号锡委屈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闵玧其,我要是毁容了你还喜欢我吗?”

闵玧其沉了脸,眉头紧皱,“怎么回事?毁容?你给我说清楚!”

谁知郑号锡哽咽起来,耍着脾气,“不出来…你先回答我!”

闵玧其一听声音好像哭了,有点慌,没了脾气,温柔的哄着,“当然喜欢啊。我喜欢的是郑号锡你这个人,喜欢你的全部,喜欢和你在一起时的感觉,与脸无关。”

郑号锡听到这个答案十分满意,一下子就从被子里翻出来,手里拿着手机,脸上尽是奸计得逞的笑。

郑号锡笑嘻嘻的看着闵玧其,见他一脸冷漠,赶紧把手机收好,凑上前去讨好看似生气的恋人。“玧其哥!你这么喜欢我我真的太高兴了!我也很喜欢你!”闵玧其瞥了一眼挂在自己身上的郑号锡,想起前几天在床上郑号锡说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什么情话,一脸不甘的样子。现在看见郑号锡这么得瑟,心里很是无奈,自家恋人这么幼稚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又想到自己一句情话可以让他这么高兴也真是太容易满足的傻瓜了。

闵玧其垂下眼睑,再抬眼看怀里的人时神色捉摸不定,一手扶住郑号锡后脑勺,一手揽着他的腰,低头就往那人饱满的唇压去,唇齿纠缠着,手也不安分的往人腰间探去,把人放在床上压在身下,细密的吻从唇到锁骨,一路往下。

郑号锡浑身酥软,喘息间,听到一把醉酒腔悠悠响起,

“号锡啊,想听情话是吗?唔,这我就满足你。”

各种18禁的dirty talk请自行脑补。

养娃记 (全文)

养娃记
* CP:闵玧其x郑号锡

   骑士其其and魔法师锡锡的幸福生活ww
  
   全员出境 南硕 忙内line

*粮不够吃就只好自己产了 画风清奇
  不喜欢 你就憋着吧啊

*或许是篇傻白甜 我很唠叨的所以..也不知会写多长 走一步看一步吧哈哈
 

【背景】
 



这是一个拥有魔法的世界,有一座大森林,森林里有一个小小的王国。

王国里的魔法殿有三位祭司 :大祭司金硕珍喜欢吃一切能吃的谁动了他的吃的分分钟和你拼命,喜欢粉红色认为男生就是粉红色。
二祭司郑号锡长得可谓十分漂亮,永远水润晶亮的杏眼,翘翘的鼻尖,笑起来是嘴巴是可爱的心形,脸上永远带着笑容是希望一样的存在。
三祭司朴智旻是软软的小可爱,虽然他总是不承认,认为自己是真男子汉,不懂得撒娇其实花撒娇于无形。他对谁都充满关爱,体贴又善良的男人。

而祭司们被四位骑士保护着:骑士长闵玧其,最近染了个灰毛本人又白到反光。细胳膊细腿的,但老是一脸冷漠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也挺摄人,能不动就不动,用实权欺压队员。
金南俊智商148队内的脑性男,身高181是什么都可以破坏掉的破坏王,看上去很cold其实是个蠢萌蠢萌的汉子。
金泰亨四次元的存在,天才和蠢才结合的矛盾体,长相英俊但行为举止经常脱离现实世界。
田柾国队内最小,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肌肉兔子,认为欺负他哥金泰亨是件很有趣的事情,朴智旻超喜欢的弟弟,战斗力爆表。

在这安静祥和的王国里,围绕着祭司和骑士的日常生活就此展开辣~




【0】

闵玧其粗暴的揉皱手中的信纸,一脸冷漠的看着正拽着他的裤脚号啕大哭的奶团子内心在咆哮:哔——金硕珍你好本事啊!!大祭司了不起哦信不信爷我不让金南俊给你去抓野鸡了?!自己闯的祸留给我收拾烂摊子?!就算锡锡这么可爱又怎样?不能吃只能看有意思?!有意思?!有意思?!

尽管在咆哮,但耳边的哭声越来越大,闵玧其望天叹了口气,认命地弯下腰一手抱起奶团子 一手拎起放在旁边的一系列养娃必需品,一步一步走向他与奶包子版郑号锡的幸福生活ww


【1】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前一个晚上——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们的大祭司金硕珍穿着他的粉红色的长袍与一身黑袍的郑号锡在魔法殿里认真的琢磨一个新的魔法:如何让一只鸡宝宝速成(你问为什么要琢磨这个?EATJIN的大名你没听过吗?一只鸡速成可以缩短多少浪费的时间啊!在一只鸡成长的时间里都可以吃好多好多只了!什么?你说速成不健康?抱歉哦他听不到)

“号锡号锡! 我觉得我快要成功了!”金硕珍双眼冒红光地挥舞着他手中的魔法棒,兴奋的转起圈圈,口中念着咒语,谁知被自己过长的衣袍绊倒,身子一歪,原本瞄准鸡宝宝的发射路线对准了我们倒霉催的茫然不知所措的郑号锡——
"啊啊啊啊啊啊你干嘛对准我!!啊啊啊啊啊啊我怎么在缩小TTTT!!呜呜呜救命啊!!"伴随着郑号锡的哀嚎,他正被一股刺眼的白光包裹着,身子不断缩小,声音也越来越小,终于变成了一个白嫩嫩的奶团子,被原本的黑袍包裹着,正号啕大哭 。

而我们大祭司金硕珍目瞪口呆.jpg 这...是什么情况?!返老还童了?! 他打了个冷颤,“嗷呜”一声飞奔到郑号锡身旁,眼泪摇摇欲坠,“锡锡啊..呜呜呜..我对不起你啊...你放心我用我这辈子的炸鸡和你保证我一定会把你变回来的ππ” ,可我们号锡宝宝哪里听得懂他说什么,就只觉得身上凉飕飕的好不舒服,哭得正起劲呢。
越来越大的哭声吓坏了金硕珍,手忙脚乱的用衣服裹紧郑号锡把他从地上抱起来,抱在怀里温柔的哄着,好不容易让他睡着,又对他的归属犯起了愁。正烦恼着,一头绿毛的金南俊提着一只鸡走了进来。
"哥~我抓到鸡来啦~咱们可以一起吃鸡了嘿嘿(º﹃º )"憨厚的傻大个越走越近一眼瞅到金硕珍手上抱着的娃大吃一惊,“我哔——哥你什么时候生了个娃?咦不?号锡哥呢?他怎么这么像号锡哥?!难道?!!!!",金硕珍泪眼汪汪的看着金南俊 ,“呜呜呜..俊俊啊..刚才做实验时出了意外..把你号锡哥变成这个样子了..呜呜呜呜我该怎么办啊..”金南俊心疼的揽过他家大祭司,用他148的大脑快速思考,不一会就笑得一脸灿烂 ,“哥我们把号锡哥给玧其哥照顾吧,反正玧其哥...嘿嘿” ,金硕珍听到后一拍大腿心想他刚才怎么没想到呢,可转念又想到闵玧其如果生气了那他会死得很惨的!
“哥别怕我们早上时偷偷把号锡哥放在他门口就行了嘿嘿嘿”金南俊/一脸奸笑.gif

第二天,闵玧其被震耳欲聋的敲门声从睡梦中吵醒,睡眼惺忪的提起床边的剑咬牙切齿的去开门,内心阴暗:哔——哪个兔崽子活得不耐烦了吵我睡觉!想死老子成全你!
闵玧其来到门口一打开门——嗯?没人?敢耍你闵大爷? 一瞬间黑暗气场全开,震醒了正在睡觉的号锡宝宝。屋里号锡宝宝胆子小不经吓的,这不小嘴一张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得又急又猛,把我们闵大爷吓了一跳。
闵玧其一低头看见这个哭泣的奶包,一脸懵逼——这娃怎么和我锡锡这么像?!
又瞅见他身上放着的信封,便拿起来看,于是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闵玧其内心在冷笑:金硕珍金南俊你们两个被我逮到就惨了
同居生活正式拉开——



 

【02】

闵玧其看着正在自己怀里哭到打嗝的小号锡手足无措,一手抄起金硕珍贴心为他准备的养娃手册:
“如果孩子哭闹不停,有可能是饿了。这个时候,您可以喂他喝母乳或者泡奶粉。”
什么?饿了?要泡奶粉?好咯(눈_눈),我泡。郑号锡,等你恢复了你天天不泡给我喝你看我怎么弄你。呵呵。

闵·一脸冷漠·玧其把娃放在沙发上,转身积极投入与泡奶粉的斗争中。
三勺奶粉。90ML水。水温40℃。摇匀。用手背试水温。完美。闵玧其天才赞赞man棒棒表示很满意。
又抱起郑号锡后坐在沙发上,刚把奶瓶塞进号锡宝宝的嘴里,原本还哭得撕心裂肺郑号锡一下就止住了哭声,小小的嘴一下一下的吮吸着奶嘴,唇边的梨窝一闪一闪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惬意的眯了起来,不一会儿,牛奶就被消灭光了。
闵玧其静静的看着怀里的郑号锡,恶作剧般伸出手指一直戳他的脸颊,郑号锡也不恼,吃饱喝足了脾气特别好的抓住了闵玧其的手指,露出甜甜的笑。肉肉的小手紧紧的握住闵玧其的手指,可爱的心型嘴,搭上一脸满足的表情,闵玧其觉得自己要融化了。
救命啊怎么会有人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啊啊啊郑号锡你是要我的命啊啊啊啊啊我养你一辈子都可以啊啊啊啊啊。闵玧其被怀里宝宝萌得心肝都颤抖了。SWAG什么的早就被丢到了爪哇国。

“叮咚叮咚~”门铃响起伴随着朴智旻奶奶的问候。“玧其哥,你在家吗?我是智旻啊~”闵玧其抱着小小的号锡去开门,刚一打开门,一团黑影便迅速冲进屋里,还大喊大叫,“哥!哥!哥!号锡哥呢!听说号锡哥变成了宝宝是不是!!!”闵玧其不做声,一脚踹开飞扑过来的金泰亨,紧紧的护着怀里的郑号锡,冷冷的看着委屈地揉着伤处的金泰亨,“你要是再敢过来试试。”金泰亨浑身一颤,可怜巴巴的看着在一旁憋笑的朴智旻。朴智旻心软,赶紧过来打圆场,“唉,哥你别生气嘛,泰亨他就是这么爱玩的你知道的。不过,号锡哥变成这样,真的是超绝可爱啊!”
说完想抱抱郑号锡,郑号锡也莫名配合,看见朴智旻对他伸手就也哈哈的笑开了怀,软糯糯的模样谁看了都无法不喜爱。金泰亨在一旁看得也心痒痒的,变成娃娃的号锡哥啊,这辈子大概就只有这一次机会能看见了啊,现在不抓住机会欺负以后就又要被号锡哥欺压了。
秉着这个想法,金泰亨勇敢的伸出手指,戳了戳郑号锡的脸颊,软软的超有弹性,正想戳第二下,他感觉脖子凉凉的。抬头看他玧其哥,正十分swag的擦拭着他的剑,眼神瞟一眼金泰亨的手指又瞟一眼他的脖子,气场阴恻恻的。金泰亨心里苦啊,怎么就只针对我呢,呜呜呜宝宝不开心要智旻抱抱,呜呜呜智旻不理我只在乎号锡哥,于是金泰亨呜咽着蹲在客厅角落里长蘑菇去了。


 


【03】

接下来的一天里,都是朴智旻在照顾郑号锡。你问闵玧其去哪了?收到国王的命令去邻国办事。在路上,忽然看到有买玩偶的商店。心里一动,下了马,一脸冷漠的走过去,一脸冷漠的看着店里大大小小的玩偶,买玩偶的商人表示他很惊讶。

“那…那个骑士长大人,您有什么需要的?”
“噢,我来挑个玩偶,你忙你的事去吧。”
“好…好嘞。”商人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大人啊,您在这谁敢来买东西啊?咦不过话说回来,这骑士长大人突然来挑玩偶可是稀奇事啊,这莫非是看上哪家的姑娘了?惊天大新闻啊!
“这个多少钱?”闵玧其拿起一个卷发的人形玩偶。商人看着他手中的玩偶,仿佛明白了一切。那个玩偶一头柔顺的黑发,杏眼,心形嘴,活脱脱一Q版郑号锡。发现了惊天大秘密的商人笑得眼睛都不见了,听到闵玧其问价格连忙摆手,说是慰劳辛苦的骑士长,是小小的心意,就送给他了。闵玧其觉得有点奇怪但也懒得推辞,道了句感谢,就重新出发了。

只是啊这一路上整个脑子里想的都是郑号锡。不知道朴智旻有没有好好陪郑号锡玩呢。金泰亨没有欺负郑号锡吧。郑号锡会不会饿了啊听说小孩都很容易饿。密密麻麻的念头在闵玧其心头绕来绕去,受不了这烦恼,赶紧结束了工作就回了家。
刚到家门口就见朴智旻带着金泰亨锁门出来。
“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号锡呢?”
“啊田柾国那小子在我家饿着呢叫我回去给他做饭,号锡哥睡着了,原本打算做完饭就回来的,竟然哥你回到了,那我就放心把号锡哥交给你啦。”从来都是体贴入微的朴智旻,对田柾国这个小屁孩完全没有办法,宠得不行,一旁的金泰亨小声的哼哼,“哼田柾国那小混蛋就会欺负你宠他。”朴智旻笑弯了眼,微微踮起脚伸手拍了一下金泰亨的头顶,金泰亨扁着嘴哼哼,闹起小脾气。
闵玧其看着这俩孩子有些想笑,可只是揉了下鼻子,又伸手拍拍智旻的肩,“今天辛苦你了,早点回去吧。” “好的,那哥再见啦。”拽住金泰亨的衣袖,两人一边拌嘴一边渐渐走远了。

回到家,客厅的小灯没有关,换好鞋子走进卧室,打开昏黄的小灯,看到小小一团的郑号锡在一米八size的床上简直毫无存在感。放轻脚步走近,把下午买的玩偶放在床头柜上,又小心翼翼搬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下,细细打量着熟睡的郑号锡。白皙的脸透着红晕,平时灵动的双眼紧闭着,又长又翘的睫毛,小小的鼻尖,无意识地咂嘴,梨涡隐隐约约的浮现。暖色的灯光打在闵玧其脸上,照出的是他无法藏匿的喜爱,眼里仿佛落满了星星,看着熟睡的郑号锡,整个人温柔得一塌糊涂。

今晚选择淋浴。平时出去奔波劳累后总会做半身浴。可如今多了一个郑号锡,又怕他什么时候醒过来见不到人会害怕,就做罢了。把自己洗干净后,轻手轻脚爬上床,把小小的号锡圈进怀里,不受控制的在他额头印下一吻。如此虔诚。

晚安。我的宝贝号锡。





【04】
第二天闵玧其悠悠醒来时,阳光都已铺满一室。低头看自己怀里,变回原本模样的郑号锡依旧睡得很香。
EXM?Are you kidding me?这他妈睡一觉起来怎么整个世界都变了啊卧槽!闵玧其僵硬着身子不敢乱动,平时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闵大爷此刻白皙的脸越来越红,慢慢就赶上了熟透的番茄的程度,一脸慌乱。
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恢复正常的锡锡没有穿衣服啊各位!那件小小的婴儿衣早就撑破了,所以我们号锡正一丝不挂的在闵玧其怀里呢。嘿嘿嘿。
郑号锡手脚都缠着闵玧其,闵玧其艰难的缓慢的一点点把郑号锡的手机扒下去。哇我锡锡我皮肤真好。好滑。锡锡不是我想看啊!我是怕我待会一个憋不住做出什么不可描述的事啊!就这样,闵玧其一边脱身一边把他锡锡看了个光。
还剩最后一点点,闵玧其就可以成功解脱了,他的脸也已经红得发紫了,什么?你说裤裆?哎呀裤裆太宽松我什么也不知道哇!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没有错,wuli锡锡慢慢睁开了他的美目,堪堪与闵玧其对上。
刚睡醒的郑号锡啊,睡眼惺忪带着湿润的水汽,下垂的眼角看起来乖巧极了,柔顺的黑发也乱糟糟的,白皙的皮肤衬着黑色的床单,最要命的是这人还无意识的舔嘴唇。闵玧其只听到脑袋里“嘣”一声,某根原本就紧绷的弦断了,暗暗骂了一声,咽了咽唾沫,凑上前一手扶住郑号锡脑袋,也不管两人都没刷牙,劈头盖脸就吻了下去。那架势来势汹汹没错,可这吻却是极尽温柔缠绵的。
傻啊!这个时候还不上怎么泡到手啊!下一回得等到何年何月啊!都是这人该死的引诱自己,不然哪里会把持不住!
郑号锡还没睡醒就被闵玧其吻得迷迷糊糊,一吻结束时,也是懵懵的,就被闵玧其紧紧抱在怀中,耳旁响起这人懒散的声音,“郑号锡,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亲了我你得对我负责啊。”说完又凑上来,轻轻亲了一口,小心翼翼又饱含爱意。
郑号锡终于清醒过来,抬眼看着眼前这人一脸紧张的模样,缓缓的笑开了,“好,闵玧其你这辈子就是我的人了。”


看在你这么温柔的份上。
看在你那么喜欢我的份上。
看在我也喜欢你的份上。



END.


 


十分仓促就结尾了  其实还有很多没写出来 内容不够充实啊
奈何我脑细胞已死千千万 看在HE的份上饶我一次吧kk
接下来有时间会写番外充实它的!
希望你可以喜欢 多多支持我们糖锡的大船

【糖锡】

闵玧其×郑号锡
速成 渣文笔
俗套的剧情 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标题废拒绝起名 嗯
HE 无玻璃渣 放心享用





00



很高兴遇见你。





01
拿起手机,打开通话界面,愣愣的看着闵玧其的名字发呆。手指无意识的按下,在电话刚拨出的一秒就立刻挂断。烦躁的伸出手揉了一把头发,懊恼的把手机扔在床上,随后又把自己用力的砸在床上。
发什么疯啊。大半夜的真的是够了。
  “叮咚”手机提示音响起,郑号锡立刻敏捷的翻身,伸出手去拿手机。

“号锡啊,明天陪哥去剪个头发吧。”是大三的学长,金硕珍。这哥们长得帅,脾气温柔,可就是那一口毒舌啊,吐槽起人来都不怕人丧失生存欲望的,最大的爱好就是粉红色和吃。和郑号锡的好哥们金南俊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好的~南俊也一起来吗?”
“不啊,他有公演,明天要去彩排。对了,你和我剪完头发就一起去看吧。”
“嗯好,那哥明天见啦,早点睡吧。” 郑号锡看着逐渐暗下去的屏幕,心情也一点点down下来。没有回电,没有短信,没有kakao。
啊西巴,你回我个短信问我一句是不是有什么事也好啊!闵玧其你真够狠的,老子不就是表了个白嘛,防我防成这样!我他妈脑子有病吧到底喜欢你什么啊!
突然又反应过来,靠,金南俊有公演,那闵玧其也应该在吧?老子现在不想看见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郑号锡在心里对自己翻了无数个白眼,睡前再恨恨的盯了手机一会,没有亮起,便把手机随手扔床上,沉沉的坠入了梦里。






02
郑号锡陪金硕珍弄完头发出来已经傍晚八点多了。又一起去吃了饭。期间,金南俊的连环夺命call不断响起。
晚上十一点公演正式开始,金南俊和闵玧其搭档rap作为开场炒热气氛。

说起金南俊啊,从小和郑号锡共享一条裤衩到大的哥们,智商148,热爱rap到痴狂,人送外号Rap Monster。
再说闵玧其吧,看起来对什么事都无关心的人,比女生还要白的皮肤会让人印象深刻,总是冷着一张脸,瘦削的身板过于苍白的脸色气场却无比摄人。和金南俊是同一个地下rapper协会的,互相欣赏,经常一起公演,有着深刻的革命友谊。

郑号锡是一次好奇,在金南俊的邀请下去看了他的表演,从那以后,对闵玧其念念不忘。你是不知道啊,闵玧其站在舞台上唱rap时,仿佛他就是这世界的王。过大的连帽衫让他看起来更瘦小,压低的帽沿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沙哑醉酒般的嗓音却饱含力量,残忍直白的歌词抨击着这社会,一字一句都砸在当时所有人的心上。这哥们唱到兴起时,还一把抄起放在舞台前沿的矿泉水,就那么兜头淋下,霸气潇洒,引得台下的观众欢呼不断。
郑号锡在舞台下看着,被震撼得说不出话,伸手捂着跳动过快的心脏,眼睛盯着闵玧其,黑亮得惊人。

郑号锡忐忑的来到了公演酒吧的门口,踌躇着不肯进去。金硕珍在旁一脸好奇的看着他,“我说,你这小子今天怎么了?平时不都很兴奋的来看show吗?怎么?今天怎么这么害怕的样子?”
郑号锡打着哈哈,“没有啦没有啦…我这不想着还早,吃得也有点撑了,在门口休息下…休息下再进去!要不,哥你先进去吧啊哈哈,我待会就进来!”一边说一边把金硕珍推进酒吧,露出招牌心形嘴,一副我什么是都没有的样子。金硕珍狐疑的看了他两眼,挣脱郑号锡的手,“行行行,那我先进去了啊。有事要和我说啊小子。”拍了拍郑号锡的肩,就走进了酒吧。
 
郑号锡看见他进去后,嘴角一下子就耷拉下来,变成了三角嘴。在门口徘徊,内心极其挣扎。
算了算了,要不走吧,发信息和硕珍哥说一声就好。待会和闵玧其碰面了怪尴尬的。
走什么走,不就是告了白吗,不接受就不接受咯,有什么好怕的。见面了还能做朋友。
嗷的叫了一声,郑号锡变成了蘑菇,蹲下来双手揉着头发,无比懊恼。



“哟,郑号锡,我说你,你在这干嘛呢。”




03
是熟悉的醉酒嗓,郑号锡一下子抬起头,一脸懵的看着站在眼前的人。闵玧其今天穿了件大大的黑色卫衣,带着同样是黑色的棒球帽,衬得一张脸更加白皙。此时他皱着眉,不耐烦的伸出脚轻轻踢了一下还蹲在地上的郑号锡,“蹲这干嘛呢你,挡路了,快让开。”
郑号锡正处于不知所措的状态,听他这么说微微有些尴尬,赶紧站起来往旁边让开,刚让开就觉得不劲,“啧,路这么宽敞门口这么大,我这怎么就挡你路了,你不会绕过我往旁边走啊。”不过也只是小声的嘀咕,因有些不满而鼓起了脸颊,唇边的梨涡隐隐约约,是只可爱的松鼠啊。闵玧其刚扯起嘴角又憋了回去,恢复一张冷漠脸,与郑号锡擦肩而过时微微停顿了一下,“你会进来看我演出吧?”说完就扬长而去。
这边郑号锡听到这句话,一脸不敢相信,一下子放弃挣扎,转身就进了场。一进门就被震耳欲聋的歌声震得耳膜发疼,看见在卡座里的金硕珍朝他挥手,连忙走过去。把整个人摔到沙发上,顺手拿起桌上的开了的啤酒就往嘴里灌,本就没什么酒量的人才喝一点就脸颊和耳朵都通红了,金硕珍在一旁看着他不阻止也不说话,一脸高深莫测。

十一点整。演出正式开始。 音乐声响起。全场仅有的两束灯光紧紧跟随着舞台上的两人。暴风般的rap响起,狂妄的歌词,霸气外露的台风,舞台上的两人身上都蕴涵了巨大的力量,一首歌下来都不带喘气的。郑号锡盯着闵玧其,心里再次被他震撼。这场面无论看多少次,依旧满心都是佩服。 

自从第一次看了闵玧其的演出后,郑号锡一直念念不忘,多次撵蹿金南俊在他俩出去玩时带上闵玧其,说是很希望认识那哥们。 金南俊第一次听到郑号锡的要求时,一脸我懂的表情,搭上郑号锡的肩,“你小子是不是栽在我们玧其哥身上了?”郑号锡表示你说什么我听不懂。说是这样调侃郑号锡,下次两人去玩时金南俊真的捎上了闵玧其。
三人一起吃饭,郑号锡全程小太阳模式,活跃气氛的本事简直可以去拿奖,金南俊也陪着他插科打诨,闵玧其在这样的氛围下也变得生动许多。
说一句,郑号锡长得很好看,一双眼睛水光盈盈,乖巧柔顺的蘑菇头,挺翘的鼻子,唇边有两个小小的梨窝,笑起来时是可爱的心形嘴,无论什么时候看上去都是元气满满的模样,脾气也是极好的,所以很受人欢迎。
闵玧其坐在郑号锡对面,看着眼前的人唇红齿白,笑得无比灿烈的模样,心也是扑通扑通个不停的。每当郑号锡开口喊玧其哥的时候啊,抬头看着自己,眸里像装进整片银河,闪闪发亮惹得他心里痒痒的。闵玧其也乐意与郑号锡接触。 

连续暴风rap了两首,整个场的气氛都炒得无比火热。 “Rap Monster!Rap Monster!Rap Monster!” “Suga!Suga!Suga!”

Suga是闵玧其的艺名。明明是那么冷漠的一个人怎么外号叫suga呢?后来郑号锡问闵玧其这个问题时,闵玧其选择性无视,倒是一旁的金南俊道出了实情。当初地下的rapper哥哥们调侃闵玧其这么冷情的一哥们笑起来时甜得腻牙,是半糖,所以是suga,不是sugar。

好了话题扯远了,这时观众们都大声的呼喊他们的名字,这时闵玧其又拿起一瓶矿泉水,冷冷的视线扫过观众席,最后目光与郑号锡对接,眸里渐渐染了笑意,微微勾起嘴角,略沙哑的嗓音响起,“Are u ready ?”在音乐声响起的一霎那,整瓶矿泉水洒向了观众席。台下的人更加疯狂。





04
郑号锡原本有点迷糊,被闵玧其那一眼激得一下就清醒了,这哥们,这眼神,难不成,我还有戏?不过话说回来,那天我告了白转身撒腿就跑,还没听这哥们的回答呢。郑号锡又烦恼了,可是在告了白之后他闵玧其也没有反应啊!短信电话也都没来一个!不回答不就代表了拒绝嘛!郑号锡越想越气,认定刚才是自己喝多了眼花了,心里闷闷的憋得难受,又拿起一罐啤酒就喝了起来。




后来郑号锡和闵玧其越来越熟悉,就经常两个人约出去玩。闵玧其知道郑号锡胆子小,就换着法吓唬郑号锡,比如说约郑号锡去哪个小公园玩,玩着玩着就告诉他他站着的那个地方听说死过人,不然就是带郑号锡玩遍过山车鬼屋这些地方,看郑号锡被吓的眼泪汪汪的,觉得心里特别舒服。
不是他变态啊,你知道那种被湿漉漉的小狗眼盯着的感觉吗?心里酥酥的,好像被羽毛轻轻的抚摸着心脏,痒痒的,想要把人抱进怀里使劲揉。所以每当郑号锡被吓得蹭在闵玧其身边时,他总是一脸嫌弃的揽过郑号锡的肩,顺手揉着郑号锡的头发,又或者牵着郑号锡的手安抚他,总之就是暗戳戳吃了不少豆腐。
没错。闵玧其喜欢郑号锡。而且全世界都知道闵玧其喜欢郑号锡。
哦,除了郑号锡那呆子。
闵玧其平时在他人眼里是多高贵冷艳的一枝花啊。可遇到郑号锡总会不自觉的露出牙龈笑,眼睛都快笑没了。那占有欲也是极强。 有一次他俩和金南俊一起聚餐,郑号锡太闹腾不小心撞到小腿,在那叫嚷着很疼,坐他旁边的金南俊就伸出手给揉了一把,调侃郑号锡是豆腐做的,这一回头看他玧其哥,那眼神冷得都能出冰渣子了,阴恻恻看了眼金南俊又瞟了一眼他的手,wuli拉普怪顿时觉得手腕那凉飕飕的,智商148瞬间就明白什么情况。
再看闵玧其,那郑号锡不知什么时候蹭过去求安慰了,嘟着嘴指着小腿那里一副弱智样(金南俊视角hhhhh原谅一个被亮瞎的灯泡),而闵玧其也是真配合,伸出手慢慢的揉受伤的地方,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郑号锡听他说个不停。那眼神温柔得,反正看得金南俊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这厢闵玧其结束了公演就匆匆忙忙赶到了郑号锡那,看见郑号锡喝得满脸通红,还不停的喝,瞬间炸毛了,眼神锐利的看向金硕珍,正想质问他怎么不阻止郑号锡时,这哥们一脸坏笑,“机会我给你创造了,你自己好好把握搞定这呆子吧啊。”闵玧其恍然大悟,淡淡道了个谢,就扶起郑号锡往外走。





05
两人跌跌撞撞的往外走。郑号锡虽然是喝得迷糊了,可还没到丧失意识的地步,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扶着自己往外走,防范心还是有的,伸手推了身旁的人一把,口齿不清的叫嚷,“你…你…你谁啊你…别想…想…带走我…”
闵玧其哭笑不得,看着郑号锡摇摇欲坠的样子又赶紧扶住他,凑近郑号锡耳边,“我是你上周告白的那人,你说我谁呢?”
郑号锡一顿,很认真的皱着眉头想,想着想着嘴角一塌,眼里就蓄了泪,委屈极了的模样,哽咽着开口,“我…我上周告白的人…是…是闵玧其…呜…闵玧其是混蛋!”
闵玧其一看他家宝贝哭了,整个人都慌了,高冷啊swag啊什么的都顾不得了,赶紧把人先弄到酒吧对面的小公园长椅上。
呜咽了一路的郑号锡这时眼睛已经红得像兔子了,嘴里不清不楚的骂着闵玧其是混蛋,说他告白了也不给回复什么的不喜欢他还要招惹他之类的。闵玧其看他宝贝锡锡这副模样心肝都悔青了,早知道就不逗他玩了。

上周郑号锡约了闵玧其出门。郑号锡一直很忐忑。因为他是打算告白的。因为他觉着他玧其哥也有点喜欢他而他很喜欢玧其哥。这是个不会掩饰的孩子啊,看着闵玧其时眼里的喜欢满得都要溢出来了。又憋不住事,也是没谈过恋爱的母胎单身,直来直往的性子,觉得喜欢就要说出来,不然憋着憋着错过了就余生都在后悔中度过了。于是就那么莽撞的冲动的约了闵玧其周六晚见面。
约定在离他家都不远的一天桥上汇合,一见面这哥就熟练的揽着他,问他今天想去哪里玩。郑号锡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自我挣扎着该什么时候告白,没有留意闵玧其说什么。 闵玧其得不到身边人的回答觉得有点奇怪,停下脚步,当郑号锡回过神来只见闵玧其的脸近在咫尺,好到女生都嫉妒的白皙皮肤,有点长的刘海微微遮住了他的三角眼,薄薄的唇,还是醉酒般的腔调在耳旁响起,“走什么神呢,问你待会去哪儿呢。”
郑号锡完全懵逼状态,换是你,你喜欢的人的脸就这么杵在离你不够五厘米的地方你大概疯了吧。所以郑号锡疯了,“我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我知道我喜欢你。”这话刚说出来郑号锡宛若被雷劈,脸一下子通红得像煮熟的虾,伸手推了一把站在面前的闵玧其转过身就往家的方向跑。 突如其来被告白的闵玧其也是万分无措,反应过来他家小漂亮刚向他告白时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闵玧其这心呀,有无奈有宠溺更多的是欢喜。
我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我。这难道不是最幸福的事吗。





06
接下来,就是闵玧其一把抱住哭得喘不过气的郑号锡,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伸手给他擦眼泪,软声软语的哄,“对对对,闵玧其是混蛋,闵玧其不应该捉弄郑号锡,闵玧其应该告诉郑号锡刚好他也喜欢郑号锡。”
郑号锡仿佛听到什么不敢相信的话,紧紧的盯着闵玧其,通红的眼里满是细碎的光,载满了希望。
闵玧其伸出手顺了顺郑号锡的刘海,又给他擦了下眼泪,目光温柔绵长,平时听起来较冷漠的醉酒嗓如今像塞满了软软甜甜的棉花糖。




“郑号锡啊,我喜欢你。”










END.







或许会有售后 因为好像有些没写清楚?
就是互相暗恋的俩傻逼 腹黑其其逗纯真锡锡的戏码

我决定了高考完做个小透明糖锡写手喂自己..